逐鹿歌爆料——去矣西川事,雄哉北地王 更新:2016-10-14 返回

    读者老爷们大家好,咱是纠结。爆料以来大家看到了许多橙卡,咱们有幸看到那些曾经未能成为橙卡的将领纷纷圆了橙卡梦。但时间线还在继续推进,在那些过去的英雄人物重新发光发热的同时,咱们也不能忘记当下那些站在历史边缘的人物。
   
    先前邓艾爆料说道,邓艾偷度阴平,奇袭成都,刘禅拱手而降。此后刘禅受封为安乐公,碌碌终生。蜀汉旧臣多数都和刘禅一样,默默地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。但却有这样一人,独自撑起了蜀汉最后的气节。这就是今天的主角了——北地王刘谌。
   
    刘禅的子嗣大多默默无闻,刘谌原本也许也是如此。实际上史书中对刘谌的记述也只有寥寥数笔,但却为后人带来了无数遐想与追思。

    先看史书吧,后主传中刘谌出现过两次:“二年夏六月,立子谌为北地王”,这是刘谌第一次出场。而刘谌的第二次出场,却就是最后一次出场了。刘禅出降,“是日,北地王谌伤国之亡,先杀妻子,次以自杀。”不过数十字,却让咱们看到了一位血气方刚的宗室。

    纠结不喜欢以演义论史,但演义对一些正史上一笔带过的事件的延伸却着实精妙。

    演义中,谯周说降刘禅时,刘谌挺身怒骂谯周,并力图劝刘禅背水一战:“臣切料成都之兵,尚有数万;姜维全师,皆在剑阁,若知魏兵犯阙,必来救应:内外攻击,可获大功。岂可听腐儒之言,轻废先帝之基业乎?”然而刘禅不从,反骂道“汝小儿岂识天时!”刘谌叩头大哭:“若势穷力极,祸败将及,便当父子君臣背城一战,同死社稷,以见先帝可也。奈何降乎!”无奈刘禅已决心投降,刘谌哭道“先帝非容易创立基业,今一旦弃之,吾宁死不辱也!”,便被刘禅令人推出宫门。
   
    刘谌深感蜀汉气数已尽,于是带剑入宫,欲自尽以谢先帝。其妻见状,深感悲切,撞柱而死。而刘谌也下定决心,割下妻子的头,亲手杀了三个儿子,在昭烈庙中伏地哭道:“臣羞见基业弃于他人,故先杀妻子,以绝挂念,后将一命报祖!祖如有灵,知孙之心!”刘谌痛苦不已,眼含血泪,最终自刎于昭烈庙中。

    谯周也许是对的,蜀汉确实已抵挡不住曹魏伐蜀的五路大军;刘禅的选择是明智的,主动迎降至少能让蜀地的香火延续下去。但刘谌用生命唱响的蜀汉的葬歌,又何尝不是一个国家的气节之所在?赵云、诸葛亮的子孙纷纷战死,以生命延续着先人的事业。刘谌未能在战场上奋战,却也以生命讴歌出了蜀汉的意志。

    咱们眼中的这些“小人物”,又何尝不是和那些英雄们一样,在谱写着一段史诗?

   

    回到卡牌,刘家汉室宗亲无需多言,2步1谋的兵权表明这是个兵守将领,023的身板和单刀盾的兵种都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,但步系的卡牌总归是要看效果的,首先一条:刘谌被置入墓地时,己方+2X粮,X为己方场上步兵兵权数。这确实是十分符合刘谌事迹的一条效果——刘谌身死昭烈庙,但其血泪、其气节依旧滋养着这天府之国。而实际意义上,刘谌上场条件本身需要2步,在此基础上亡语收益是4粮以上。而对面放着刘谌不管的话,步兵兵权不断累积,刘谌的潜在收益也会不断膨胀。当然了,作为兵守将领,没有让人抓牌的效果还是说不过去的。所以再看下一条:敌方抓2张卡后横置,1名敌方场上将领不能进攻,直到回合结束。从刘谌的角度来说颇有些讽刺,这效果和乐不思蜀甚是相似。但放在战术中说来这确是极好的免战。兵守所忌惮的进攻将领主要是身板突出的主角或是具有虎视、骁勇等控场能力的将领,但这条1回合的乐不思蜀却能很好的解决这一问题。况且刘谌自身3回合便可上场,长此以往控制敌方将领的话便可带来极大的隐性粮草甚至场面收益。

    固然,刘谌的特效看上去不像其他兵守将领那样华丽:检索、镇守3、限制谋略……刘谌做到的只是最简单、也最实在的免战,与回粮。正如他苦谏刘禅一般:我们尚有一战之力,胜负还未可知,为什么要放弃?当刘谌被置入墓地时,刘禅依然选择了投降,但咱们,恐怕不会。

    凛凛人如在,谁云汉已亡。

点击数:1545  时间:2016-10-14 【打印此页】 【返回
 








关于我们 | 客服中心 | 加入我们  TEL:028-86675100 FAX:028-86675100
COPYRIGHT 2014 SANGUOCAR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三国智 版权所有 蜀ICP备09033444号